位置:首页 >> 文化 >> 文化界 >> 文化看点 >> 正文
王立群:追问曹操墓

2010年01月26日 17:44:37 来源:新浪读书

主持人:我记得曹操墓这个新闻刚出来的时候,我们跟您联系,您说您刚好有机会就能够去看曹操墓,那次您进去了吗?

王立群:进去了。

主持人:第一感受是什么?

王立群:觉得俭朴,因为河南的古墓挺多的,我看了不少,所以27号发布会,我29号就去看了。第一感觉,就是感到很俭朴,确实像他所说的薄葬。

主持人:不是我们想象的重大历史人物,应该是金玉满堂的墓穴。

王立群:那个完全不一样,到河南永城,看梁孝王刘武的墓,他那个墓比曹操墓豪华得多,但是梁孝王刘武他因为死得很突然,他的墓没有修得很好,看梁孝王夫人的墓,王后的墓更豪华,那个和这个一比较起来,没有办法比,所以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特别俭朴。

主持人:如果出乎您的意料的话,其实结合曹操这个历史人物,逻辑上能说得通吗?

王立群:能说得通,看了这个墓以后,我最深的感觉,这个人确实是一个言行一致的人,他的终令和遗令中间要求自己要薄葬,我们看到也是这个样子。

主持人:至少是他或者他的后人都严格地遵照了终令和遗令当中的嘱托,完成了这部分。

王立群:是的。

主持人:曹操这个人是一个很复杂的历史人物,从最初他所初的那个年代,到后来人不断地对他的记载,今天我们能够看到这个序列,我们发现这个人物性格,其实在每个朝代,根据不同人的渲染和描写,都会发生不同的变化,所以留给我们的是,曹操有的时候是大白脸,有的时候是大英雄,他到底是什么人物?

王立群:你提的这个问题是非常关键的问题,因为涉及到历史人物的形象问题,其实每个历史人物都有四个形象,第一是他生活中的真实形象,第二个是历史记录的那个历史形象,第三个就是我们的各种小说、电影、电视解读,我们所说出来的那个形象,包括评书,那个形象那是一个解读的形象,最后到老百姓心中,他接触了各方面的知识,形成了心中的形象,那是一个接受的形象。其实每个历史人物都有四个形象。

主持人:您能不能结合曹操这个人物,帮我们分析分析四种形象。

王立群:比如说曹操,曹操的真实形象,我们现在不知道。

主持人:那么多历史文献记载,我们不能知道吗?

王立群:在这里面有一个区别就在于,历史记载一个历史人物的时候,他一定会有变异,这个变异的原因呢,受这个记录者掌握的史料的多寡,掌握得多可能写得好一些,掌握得少,写得失真了。第二受他个人的好恶,他喜欢和特别讨厌,他写得是不一样的。第三受他当时的时代制约,那个时代对这个人物怎么评价,他写的时候,一般从众,按照大多数人的理解来写,所以记录下来的历史人物的形象和真实的人物已经有变化了。

主持人:即便是记录的年代,很靠近他当时的历史年代,这种变化也会存在?

王立群:我再打个比方,比如说您的同事找一个朋友,写一篇他的传记,那么写出来的这个和真人一定有距离。

主持人:即便同时代,这个人坐我身边,写出来也会不一样。

王立群:对,这涉及到什么?当一个人去写另一个人的时候,他对他了解多少,他能了解他的方方面面吗,他可能了解这件事,但是他未必这件事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

主持人:王先生,您这样说完了以后,我们心中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滋味,这其中是一个哲学的问题,真实的历史其实不可知的。

王立群:真实的历史其实是很难搞清楚的,所以任何记录下来的,看我们二十四史记得多丰富,但是二十四史写出来的人物和真实的人物中间一定有差距,有一个很大的落差。这里边受很多因素的影响,所以当今世界上所有的人物传记都不可能完全真实地再现历史。

主持人:不可能百分之百还原。

王立群:不可能。

主持人: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曹操这个人物,“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”,至少我们知道这是他自己的诗,可能读他自己的文字,可能还更接近一点,体会、体验,去观察他的内心活动。

王立群:对,但是很多人了解曹操不是去读,那个记录文字已经有问题了,但是记录文字人们都不去读,现在社会上面,谈到曹操没有人不能说了,谁都能给你滔滔不绝地说一个曹操,但是他所说的曹操,你要问他你读过《三国志·魏志·武帝记》吗,99%的没有人读过,你读过曹操的22首乐府诗吗,你读曹操的那些散文吗?没有。传记不读,诗歌不读,散文不读,您从哪儿知道的曹操?

主持人:您说《三国志·魏志·武帝记》什么年代成书的?

王立群:成书在晋代。

主持人:其实它和三国时代已经有距离了。

王立群:很接近了,但是已经有距离了。这个启示什么呢?当代人写当代人也不能够完全写出来,你想你写一个你身边的人,甚至与你朝夕相处的人,你能把这个人再现出来吗?特别是真实地再现,不可能。

主持人:既然真实的历史是确定不可知的,那么历史对于我们的作用,可能就存在于在那些记载当中,对于我们今天的这种,对我们心里活动的影响吗?

王立群:它是这样的,我特别强调,真实的历史和记录的历史中间是有距离的,但是我还要强调另一点,就是记录的历史,毕竟还是反映了真实的历史人物的某一些方面,不能说,我们只能说不能完全再现,真实的历史有两个特点,第一,唯一性,第二,不可重复性。这两点非常重要。它是唯一,它是不可重复的,因此你再去怎么写都写不出来它百分之百的全貌,但是我们写得差不多,比较接近他。所以后人去了解一个历史人物,最好的办法,就去读他的传记,读他的诗歌,读他的作品,读一些相关人对他的记载评价,然后综合起来,你可能对这个真实的人有一个较多了解。但是很多人现在连这个都不去想。

主持人:我们对于曹操的记载和了解,可能在《三国志》里面,今天看起来比较全面,比较权威的。还有就是您说的它的乐府诗和相关诗歌。

王立群:对,曹操传下来的作品,我们现在了解曹操最重要两个统计东西,一个史书《三国志·魏志·武帝记》)的记载,还有相关的传记,第二就是曹操留下来的作品,我们读这个东西可以了解他为什么这样写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。

主持人:我们读曹操的书,我们能够大概揣摩他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胸怀,在《三国志》里曹操是什么样的?

王立群:《三国志》的曹操,你要是通读完了以后,至少说他是一个政治家、军事家,这两点会给你的印象很深。

主持人:他不是一个反面人物吗?

王立群:不是,在东汉末年,那个大乱之中,曹操并没有多大的家族背景资本,他不像袁绍,袁绍是四世三公的家族背景,曹操没有。他基本上要靠自己打拼出来,他从基层打拼出来,而且三分天下,他可不是有其一,三分天下他掌握最关键的部分,因为他手里有一个皇帝,他可以挟天子,这一点一般人做不到,这里面显现了曹操,那么多人看了汉献帝如丧家之犬,谁都没有想起来把他接过来,曹操把他接过来,然后后面的人再去骂他,当时人骂他是汉贼,后代的人再去骂他,当时人骂他是汉贼,后代人再去骂他,说他挟天子以令诸候,但是问题是你们不去挟天子,这个需要眼光、胆略,眼光跟胆略的结合就构成了一个政治家最基本的因素。

主持人:军事家的角度讲。

王立群:从军事家的角度,在那么一个战乱之中,曹操可以说是经历过,甚至也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,比如说讨伐董卓,别人都不打,他去打,打败了。比如说他跟袁绍打官渡之战,他以少胜多,打了一个大胜仗,在那个过程间,他剿灭了许多当时的军阀,比如说像吕布、刘表、袁绍,包括荆州的一些其它的大大小小的这些军阀,都被他剿灭了,他为了军阀战争,他甚至连儿子的命都搭上了,兄弟的命都搭上了,最终他把北方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主持人:是一个身经百战。

王立群:而且这个人在军事上,不光有军事实践,还有军事理论,他注了《孙子兵法》,他做了注,曹操这个人既是一个军事理论家,又是一个军事实践,所以我们看《三国志》会发现,曹操的确是乱世之中的英雄,不是奸雄。

主持人:不是枭雄。

王立群:不是枭雄。

主持人:他这个英雄,在三分天下的时候,我们今天很难用所谓道德标准衡量谁对谁错,他们就是在一种混乱的战争状态里面,很难说,谁的就是正义战争,谁的就是邪恶战争,但是什么时候给曹操戴上了一个乱世枭雄的帽子。

王立群:乱世枭雄其实晋代就有这个说法,特别是到了宋代以后,宋代的正统思想,曹操形象转变关键在宋代,宋代以后曹操的形象就变了,这个变的过程中间,文学作品起到巨大的作用,因为对历史人物的解读,历来两条路,一个是历史的解读,一个是文学的解读,历史的解读更忠实于的历史,但是文学的角度更有感召力。

主持人:怎么过瘾怎么来。

王立群:我们知道对曹操解读最成功的是《三国演义》,《三国演义》把曹操解读得最成功的,所有的解读,包括历史解读,戏剧、评书各种解读都没有《三国演义》这部小说解读成功。而《三国演义》的成书我们也知道,不是罗贯中一个人写成的,是一个世代累积成的,他是一代一代累积最后成书的。

主持人:可能是说书艺人口口相传,加上自己想象不断加工累积在一起的。

王立群:它是小说、戏剧很多通俗文学最后累积成这么一个形象,《三国演义》一旦成书以后,曹操的形象就普及了,这种解读其实是一种文学的解读。这个文学的解读,就是我们刚才说的真实的历史过去不能重复,记录的历史虽然有失真的地方,但是记录的历史毕竟还能反映真实历史的一部分,相当一部分,到了解读的历史,就出现偏差,解读的历史有两个极端,一个叫强化,一个叫弱化,或者一个叫神化,一个叫丑化。

主持人:他就按照大众心里的一种需求,不断地把这个人极端化。

王立群:对!所以,政治家的解读,文学家的解读,历史学家的解读,其实在解读历史阶段,我们刚才强调了记录的历史和真实历史中间有距离,这个解读的历史和记录的历史中间这个差距更大。到解读的时候,要么把它神化了,要么把它丑化了,所以这个阶段人物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。

主持人:您刚才说从宋代以后,开始这种,就是尊刘抑曹的这种倾向,这跟宋代当时的,您说追求正统的政治环境是有关的,就是觉得刘备是汉家正统,所以要把他抬起来的,与之相对的曹操的本位就应该把他压下去,大概在这种这么一个宋代前后的历史环境下面所做出的历史选择,从那儿开始曹操的脸越变越白是吗?

王立群:是,你描述得非常恰切,人们在历史和解读历史中间,受时代影响,宋代的正统思想特别严重,认为刘备姓刘,属于东汉的刘氏正统,其实刘备的正统大可怀疑的,刘备自己说,他是中山靖王之后,我们知道中山靖王刘胜有120多个儿子,刘备是他120多个儿子哪一枝的后裔?说不清楚,就是因为他姓刘啊,占了大便宜了。其实他的正统很难讲,所以说他那一枝是不是正枝很难讲,但是就是因为这个,他占了政治上的很大的便宜。

主持人:曹操这个形象在《三国演义》里面有一个重要的描述,一个重要的勾勒,就是他杀吕伯奢全家这件事情。他留下了自己特别著名的一句话,给自己定了性,宁肯我负天下人,不能天下人负我。这段故事,在《三国志》里面有记载吗?

王立群:《三国志》没有记,但是《三国志》的补注中间,为它做注的时候,记录了这件事情,这个事是真的,确实是一个真实的事情,但是曹操是就这件事,单就吕伯奢这一个事件讲的这个话,不能把这个话普遍化,把它扩大化、强化,就吕伯社这件事情来说,曹操是误杀,他是有负于吕伯奢,曹操也说了这么两句话,但是《三国演义》就抓住这个,把它强化了,把它突出了,给人的印象,曹操就是一个宁可负天下的人,也不能让天下人负我的这么一个人。

主持人:奸雄、枭雄从这儿留下来了。

王立群:对,这个故事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。

主持人:您刚才说了第四种解读,就是每一个读者、每一个观众有一个自我的解读,这个解读和之前的那个解读还不一样,和文学作品解读都有距离。

王立群:读者听了以后有一个接受,接受的过程最后形成了一个接受的历史,这样形成了历史的四个层次,真实的历史,记录的历史,解读的历史,接受的历史。每一个读者,每一个观众听了以后,心里都有一个形象,刘备什么样,曹操什么样,但是可惜的是很多观众心中的曹操不是他去读了《三国志》,读了曹操的诗文最后得出出来的形象,他是受了以《三国演义》为代表的文学解读最后形成的形象,所以曹操最后成了一个奸诈、阴险小人的典型代表。《三国演义》成书以后,曹操之奸、关羽之义、诸葛亮之智,被称为《三国演义》的三绝,所以曹操成了奸诈的代名词。

主持人:这个时候可能已经离历史的曹操已经相去甚远,甚至不是一个人。

王立群:不是一个人,应该说这个时候曹操只是借曹操的名,已经不是历史上真实的曹操。

主持人:借曹操作为一个符号,去完成我们每一个听众、观众心里面的一种道德判断,善恶、奸诈、善良等等,给每个人的一个相对符号,我们就把曹操安到这儿了。

王立群:所以这个时候的曹操只能说他是一个历史文化符号,他已经和历史中真实的曹操相去很远了,我们刚才讲的四个过程、四个阶段,真实的,记录的,解读的,接受的,把这个事情为什么这样做了一个理论阐释,明白了这四个过程,你就知道,为什么观众心中的曹操是这么一个形象。所以后来在宋代以后,才有了72疑冢之说,既然是那么一个奸诈的人,他死后我的墓也不能这样,我得有疑冢,这个影响大了,72疑冢之说,伴随着曹操的形象越扩越展,实际上72疑冢只是一个传说。

主持人:现在好像基本确定,那有可能是北齐的一个墓葬群,但是在老百姓的口口相传当中,就被传得神乎其神了。

王立群:但是我们现在考古发现证明,他不是72疑冢,河北的那个,但是这个东西流传很广,一直到今天,人们提起来,都津津乐道,贵德这么一个奸诈的人,和72种疑冢冢非常吻合,要说曹操那么老实,就按《三国志》的记载,把他的墓放在那个地方,大家不信,反倒是不信。

主持人:他没有那么老实。

王立群:他奸诈得很,奸诈小人。

主持人:其实刚才我们一个专家聊天,讲得很清楚,唐代以前曹操的墓在哪儿,非常清楚,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件事情。李世民征高句丽,还专门路过记录过。

王立群:是,《元和郡县志》也记载得很清楚,都有明确记载,宋代以后,随着曹操形象的丑化,那么伴随着他相生的就出来72疑冢,所以后面越传越广,一方面72疑冢强化了曹操奸诈的形象,曹操奸诈的形象反过来又强化了疑冢,所以这两个互相作用。所以到今天,真按历史记载挖出来了,大家不信。

主持人:对,这有一个心里过程,老百姓最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,总希望这件事,既然我在旁观者这个位置上,越神奇、越悬乎越好。后来还有传说曹操的墓是在漳河的河底下,乾隆年间曾经挖开过,因为当时有一个朝鲜的来使还记了什么笔记,挖开了以后,曹操的形象栩栩如生,这样通过历代的文人笔记,最不靠谱的记载,记完了之后,在老百姓中间一流传开的时候,大众的心里有一种倾向于这事越悬越好,因为它可以提供话资。是不是这样?

王立群:是。其实历史人物到了这个阶段的时候,已经很难让老百姓相信他的真相,当你把真实的历史告诉他的时候,他不但不接受,而且认为对你的说法抱有极大的质疑。

主持人:所有的质疑都出来了。

王立群:所以现在曹操墓争得这么厉害,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因为曹操奸诈形象,这个奸诈形象又是源于文学作品对于他的解读,这种误读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,所以导致人们现在,你告诉了真实原样,大家不相信。

主持人:您是历史学的教授,您刚才说曹操墓您进去第一个感觉是朴素,我想把朴素这个词借用一下,历史本身就是朴素,是没有那么多添枝加叶之后的色彩,它是由它的历史环境、历史成因,它的在因果链条当中客观存在,往往对它那种悬而又悬的想象,是后人加上去的,或者期待的一种感受。

王立群:你描述这个问题是很普遍的,它其实就源于历史解读,这个解读阶段,是非常有讲究的,因为我们说真实的历史被记录下来,然后后人再根据记录的文字做解读的时候,这个变化非常之大。这个解读可以正面的,可以反面,可以强化,可以弱化,可以神化,可以丑化,可以删节,还可以添加,可以放大,又可以缩小,在这么一个二元对立的过程中间,稍有变化,就千变万化。

主持人:很多人都说,删减、添加、夸大、缩小,所有这些有一个动机,其实动机在漫漫历史长河当中,都是不同年代的人根据自己的需求,这是他的动机。比如说我需要曹操这么一个人,作为反面人物来批判地时候,我可能就会把他的丑恶、奸诈的部分放大,为我所用,至少我能够影响我所希望影响的人,但是历史的纵向上,把所有这些东西都叠加在一块的时候,整个扭曲就加大了。

王立群:对,所以到最后的话,老百姓,因为老百姓一般没有这种专业的需求的话,他不会去读《三国志·魏志·武帝纪》,读那个东西干吗,我们从评书中间,讲《三国演义》多有意思,一声大吼,他通过看电视据,从这个方面接受历史,最后形成他心中的一段三国史,形成他心中的三国英雄谱,曹操、诸葛亮、刘备、孙权各是什么样,他觉得心里面栩栩如生,他讲起来,可以说是津津有味,实际上他所接受的和真实历史大有不同。

主持人:有一个历史成因,在中国人历史上,一直到了当代之前,其实文盲的比例是非常大的,真正读书识字的人,其实是很小的比例,但是到今天,普及教育之后,人人都识字,人人都可以阅读,所以我觉得特别高兴,我们当下正在经历一个所谓的历史热,由您和其他几位教授去做的“百家讲坛”,去讲这些历史,真实客观历史的这些故事,在社会上也掀起一股历史热,尤其是今天年轻人,中学生、大学生,甚至小学生,他开始去追究,甚至去探究真实的历史到底是什么,其实这是中国人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一次大的,应该怎么形容?应该叫思潮,或者一个大的现象,在这种现象出现的时候,在这种现象这个当口,告诉大家,客观地看待历史,尤其是客观地看待历史人物,去追究真实的任务,如果他不可知,也至少去追究记载当中的历史,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向。

王立群:对,其实我们这些年在“百家讲坛”做的这些工作,其实就是想把历史的真相,至少说历史记录的那些东西,告诉观众,因为很多人从电视剧、电影中间接受的时候,他可能是电影、电视剧做了一种不太客观的教育,所以我们就想把它讲出来,记录的原貌,尽可能接近于真实的历史。

主持人:这是一个正本清源、去伪存真的工作。

王立群:对,这个工作是挺有意义的,但是也是挺难做的一件事。

主持人:您进曹操墓看到了曹操的遗骸吗?

王立群:没有看到。

主持人:头骨也没有看到?

王立群:当时已经保存起来,我当时去的时候,潘队长到北京来了,钥匙在他手里,我没有看到。

主持人:我听说有遗骸出土的时候,我内心真的是很震惊,因为我觉得这么一个一千八百年前的大的历史人物,居然活生生地在我们所处的时代遗骸被发现了,我们脑子当中,关于曹操的形象,全是鲍国安,或者最近的张丰毅等等一系列形象,真实的这个人,他的骸骨就在那里,当然现在还没有做最后的断定,但是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情况,作为一个搞历史研究的人,当您面对这么一种,在我看来重大的历史时刻的时候,您内心什么感受?

王立群:感到非常震撼,因为这完全是一个意外的发现,因为有关曹操墓的事情,央视曾经做过一期节目,也采访过我,当时对这个问题都感到无从下手,不知道在哪里,因为毕竟曹操墓现在深埋,上面也是不封不树,很难确定在哪个地方,结果意外地获得了这么一个重大的考古发现,感到非常震撼。一下子把我们和曹操这个距离给拉近了,原来我们知道的除了文学作品解读的曹操,虽然有很的曲解的成份,我们在看到记载的材料,毕竟是一个很陌生的,但是当遗骸和他平时用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,一下子把你和历史人物的距离时空距离拉近了。
持人:关键是在这里,可能接近的人都应该有一颗敬畏之心,这毕竟是在我们中国人的历史上,在我们的文明史和文化史上,一个重要的关节,一个重要关节的重要人物,对他的这种敬畏之心,其实是对我们自己文化、我们自己历史的敬畏之心的表达。

王立群:对,这恐怕是我们应当对待所有考古工作的一个最基本的,也是一个最原始的态度,这是初衷,我们对自己民族历史的敬畏,我们民族历史就是由这么一代一代的人物组成的,所以当这些人物的遗骸出现的时候,当他的古墓出现的时候,我们首先有还原的敬畏之感。当地我们去考古部门报告来看,也是在反复被盗掘情况下,做了抢救性发掘,如果能不挖的话,我们尽量不要去动它,其实让古人在地下能够安安静静地长眠、安息,我们也是对古人的一个应当持有的,我们不要轻易地去打扰他们,只是在万不得已,在这个时候我们去做一些抢救性的发掘,这个时候我们去挖开它、研究它,至于经济上的东西,那都是在其次的,这才是一个最基本的态度。

主持人:谢谢,谢谢王先生,谢谢。

【作者:】
 图文报道
小虎队央视春晚审查一次过 否认会假唱
小虎队央视春晚审查一
北京娱乐信报社原常务副社长 贪污获刑12年
北京娱乐信报社原常务
四川大英联社召开2009年度考核暨经营管理储备人选民主推荐会
四川大英联社召开2009
农行廊坊分行召开2009年度考核工作会议
农行廊坊分行召开2009
把握欲望与把握人生
把握欲望与把握人生
"2010年经济形势展望"大型报告会在津举行
"2010年经济形势展望"
用执着破解清收坚冰——记巴州区关公信用分社主任于荣吉
用执着破解清收坚冰—
偿付能力达标:2010年保险监管红线
偿付能力达标:2010年
中国金融界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★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金融界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金融界网所有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、镜像、复制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金融界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有权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★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X(非中国金融界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对于文中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。
★如有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20天内与本网站联系。
 
对不起,图片浏览功能需脚本支持,但您的浏览器已经设置了禁止脚本运行。请您在浏览器设置中调整有关安全选项。
新闻精选
联合国总部降半旗向海地地震遇难者致哀
小虎队央视春晚审查一次过 否认会假唱
易建联与女友清晰亲密照曝光 拍摄时间横跨2年
新闻|
辽宁丹东发现大型金矿 可开采20年
国际|
中国驻海地125名维和官兵与国内失去联系
娱乐|
小虎队央视春晚审查一次过 否认会假唱
明星|
揭秘赵本山春晚小品 爆笑全场郭德纲上门拜访
体育|
22小时内连战2场 巴蒂尔:生涯从未遇过如此赛
职场|
求职信的经典写作技巧
创业|
青年人创业基本法则
理财|
谢娜:炒股从“菜鸟”变“大虾”
财经|
"2010年经济形势展望"大型报告会在津举行
消费|
强生遭遇双重夹击 面临召回和回扣问题
休闲生活
聪明女人巧用饰品装扮出曼妙好心情
央视竞标尘埃落定 三棵树漆成建材行业新标王
梅里雪山 离天堂一步之遥的地方
[时尚]--------------- [美食]---------------
[家居]--------------- [旅游]---------------
文化读书
 
80后海归欲打造“中国芭比”
 
西安事变两天后的南京:戴季陶磕头放弃“主战”
 
看点|
王立群:追问曹操墓
评论|
北宋名臣张咏“为治严猛” 惩治贪吏不手软
图库|
80后海归欲打造“中国芭比”
文摘|
毛泽东重庆谈判40多天 强调"和平团结民主"
讲述|
南昌起义女战士何柏华:被邓颖超杨之华营救
推荐|
本网隆重推出贾启勇总裁原创歌曲《别怪我》
资讯|
中国第一部《粮食大辞典》首发
杂谈|
无奇不有:一个高尔夫球毁灭一国空军
情感|
谢婷婷安志杰甜蜜逛街 十指紧扣秀恩爱
生活|
女性保健“高跟鞋女人”的养生之道
阅读|
蒙曼:唐玄宗与杨贵妃的复杂爱情
文人|
王立群:最不考谱的有关安阳曹操墓的考证文
热点新闻